当前位置:首页 > 魅力武夷>
寻觅柳永(上)
2019-07-31 15:19:46??来源:武夷微发布  责任编辑:王俊杰  

金秋的一个午后,我们驱车前往武夷山上梅乡白水村探访柳永遗迹。不料遇上修路,汽车一路颠簸,四五十公里的路程花了 3 个多小时。到了村口即到一农家问路,一位20多岁的农民兄弟得知我的来意后,执意做向导,领着我们来到依山傍水的路边自然村。他指着跟前的五六幢房子说:“柳永曾住在这个地方,具体是哪一幢已无证可考。”但见眼前视野开阔,溪水潺潺,不远处可见两棵参天大树。我们沿着田埂走到树旁,两棵罗汉松枝繁叶茂,生机勃勃。农民兄弟自豪地说:“去年曾有人出资 20 万元想买树,因为是柳永当年亲手种的,也是柳氏家族的唯一物证,所以我们不肯卖。”村主任告诉我,自然村有 72 户人家,但没人姓柳;听村里的老人家说,当年柳永三兄弟考上进士后,都在外地当官。


夜幕降临,从农户门窗射出的光线里,我仿佛感受到柳永当年挑灯夜读的情景。10 岁那年,柳永的父亲柳宜病逝,母子俩在京城无依无靠,在叔叔柳寀的陪同下从汴京(今开封市)到崇安县五夫里(今武夷山市上梅乡)投靠祖母虞氏。虞氏系柳永祖父的继室,与柳永没有血缘关系,生活中不免会少些亲情。柳永母子俩在武夷山过着农耕生活。柳永一边向村姑学习制茶,一边在祖母和母亲的督导下学习文化,日渐成长。12 岁时,胸怀大志的柳永写下了《劝学文》:“父母养其子而不教,是不爱其子也。虽教而不严,是亦不爱其子也。父母教而不学,是子不爱其身也。虽学而不勤,是亦不爱其身也。是故,养子必教,教则必严,严则必勤,勤则必成。学,则庶人之子为公卿;不学,则公卿之子为庶人。”


柳永出身名门望族,其家族人才辈出,进士满门,四代出了14位进士,祖父柳崇以博学鸿儒著称,父亲柳宜官至工部侍郎。在“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”的儒家思想影响下,柳永勤奋好学,每晚都在烛光下苦读到深夜。为了纪念柳永并鼓励后人,乡亲们把柳宅后门的两座山命名为蜡烛山和笔架山。


柳永曾写有一首《中峰寺》诗:


板萝蹑石路崔嵬,千万峰中梵室开。僧向半天为世界,眼看平地起风雷。猿偷晓果升松去,竹逗清流入槛来。旬月经游殊不厌,欲归回首更迟回。


我们走了 40 多里山路,来到上梅乡的寂历山上,寻找始建于唐初的中峰寺。尽管岁月的尘沙已经吞蚀了这里的一切,当年规模宏大、占地万顷的寺庙,现已荡然无存,但从 1998 年由村民自发在遗址上修建的小佛堂以及从小佛堂到寺尾村 5 里路的距离中,足以推断当年中峰寺的非凡气派。难怪 100 多年后,朱熹把父亲朱松的墓地选在中峰寺的后山上。我站在朱松的墓旁,遐想景福元年(892)“里中有虎患,众捕之,师骑虎出迎”的情景。禅师骑虎出迎的神话故事,风景如画的寂历山,嬉戏的猿猴,娟秀的翠筱,深深地吸引了风流倜傥的柳永,这里的一草一木让他陶醉忘怀,以致流连旬月还依依不回。


此时的柳永情窦初开,帅气十足。15 岁时,年迈多病的祖母希望孙子早日成婚,在母亲的主持下,选了一个良辰吉日为柳永办了婚事。在爱情的催化下,柳永的才情初露锋芒。他把民间流行的《眉峰碧》“蹙破眉峰碧,纤手还重执。镇日相看未足时,忍便使,鸳鸯只。薄暮投村驿,风雨愁通夕。窗外芭蕉窗里人,分明叶上心头滴”书写在墙上,反复推敲,认真思考。把流行民谣《武夷情歌》“一想郎,日落山,奴家想郎也艰难。三年一去无音讯,十载倚门望眼穿……十想郎,天大亮,梦醒奴家愁断肠。懒穿绫罗懒施粉,青丝杂乱待郎还”熟记于心,边唱边研究其韵律。柳永从武夷山的乡土文艺以及旅居武夷山的江淹、李商隐、徐凝等的诗词作品中,悟出了诗词创作的玄机,找到了灵感,在丹山碧水催动下,一气呵成了 5 首《巫山一段云》。这是柳永的处女作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
柳永在武夷山学有所成后,日夜兼程赶到京城,昼夜埋头苦学,经过较短时间的突击,信心十足地参加应试。结果,在激烈的科考竞争落了榜。第一次参加科考就被淘汰,这是才高气盛的柳永所不曾料及的。柳永丝毫没有心理上的准备,他认为这不是自己的失误。狂傲、自负的柳永把十多年来苦读圣贤书的磨砺化为怨恨和悲恸,牢骚满腹地脱口而出一首《鹤冲天》:


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。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狂荡。何须论得丧,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
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饷,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。


仁宗得知后说:“此人任从风前月下浅斟低唱,岂可令仕宦?”柳永则以放浪形骸的方式进行反抗,打着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的旗子,选择了歌楼妓院,朝夕与著名歌妓为伴,开始了他的通俗文艺创作生涯。他在虚幻的情感世界里,过着花天酒地的潇洒日子。滋润的时光一晃就是三四年。试想,一个整天泡在歌楼舞厅醉生梦死的词人,尽管才高八斗,但是没有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”的磨砺,怎能“登高第”?结果,柳永又连连在考场中名落孙山。


经过多次落榜打击后,柳永的狂傲和自负心态开始收敛,他思前想后,决定放弃歌楼舞厅的生活,到武夷山看望妻子和年幼的儿子柳涗,继续攻读诗、赋、《论语》《春秋》《礼记》中的薄弱章节,再回京城应考。


柳永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武夷山,与母亲和妻儿团圆。


柳永的妻子娇美温柔,知书达礼,是个贤妻良母。婚后的一段时间,小两口相濡以沫,爱得如痴如醉。祖母和母亲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都希望能早日抱上孩子。结果事与愿违,三年仍然没有动静。直到祖母去世,柳永回武夷山奔丧时,才有“喜”,这一年柳永已41岁。(陆永建)


[更多]武夷资讯
[更多]专题报道
[更多]一带一路
[更多]清新武夷
[更多]魅力武夷
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