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朱子之路>
李侗与朱熹的师生情结
2019-04-02 09:25:48??来源:武夷山新闻网  责任编辑:王俊杰  

闽北山清水秀,人杰地灵,诞生了一批震撼九州的雄才逸士。蔡尚思诗赞:“东周出孔丘,南宋有朱熹。中国古文化,泰山与武夷。”把朱子与孔子相提并论,肯定了朱子在中华思想文化史上是继孔孟之后,中国又一大儒的历史地位。提及朱子的杰出成就,我们不能不提到“南剑三先生”(杨时、罗从彦、李侗),本文着重谈谈李侗与朱熹深厚的师生情缘。

李侗于宋元祐八年(1093),出生在古代南宋南剑州剑浦县樟林乡(即今延平区炉下镇下岚村樟岚自然村)一个官宦家庭,接受正统儒化教育长大的。他在其父的引领下,多次走访了藏春峡私学,并在那里结识了“二程”理学的二传手罗从彦。后为考取功名他进入南剑州学堂学习,又结识了吴仪的侄孙吴方庆与他的父亲吴觏,他们在一起品茶饮酒,吟诗作句,求学问道,结下了深厚友谊。吴觏将爱女嫁给他。李侗敬慕和欣赏杨时与罗从彦所得的“二程”理学真谛。于南宋政和六年(1116)前往南斋书院,拜先贤罗从彦为师。罗从彦是“二程”理学真传弟子杨时的学生。拜见时,罗从彦严厉抨击李侗引佛入门的错误做法;但对李侗刻苦钻研学术,品行端正的思想和行为还是给予充分肯定。他写给陈默堂的信中披露:“后生李愿中者,问道甚锐,曾以书求教,趋向大抵近正。”此后,李侗不仅在学术上完全接受了罗从彦的观点,而且在追求生活上也极力效仿罗从彦。罗从彦是“二程”谪传杨时的学生,李侗从罗从彦那里尽得其学,成为程颢和程颐的三传弟子。“两宋” 时期他与杨时、罗从彦历史上一起并称“南剑三先生”

晚年,61岁的李侗收朱熹为学生,用其余生精力和知识耐心教授朱熹,使之成就理学之大集成者。古人尊称杨时、罗从彦、李侗、朱熹为延平四贤。李侗一生没有留下什么著作,他的最大功绩莫过于培养和成就了朱熹,可以说李侗对朱子理学的创立和发展起了重要的桥梁作用,正是由于李侗慧眼识英才,耐心说服、引导、教诲朱熹,朱熹才得以逐步接受了“理一分殊”观点,并将“太极”与“理一分殊”结合起来,从而发展了 “理一分殊”的哲学思想。

但是,大儒朱子不是一开始就接受了“二程”理学观点,这其中经历了一个曲折的思想转变过程。这就不能不提及李侗充满智慧的教书育人才干。在宋绍兴五年(1135)5岁的朱熹随其父朱松由尤溪前往政和途中,路过延平时,第一次认识了父亲朱松的学友李侗。在南宋绍兴二十三年(1153年)将赴同安县任主簿的朱熹第一次慕名到延平拜见李侗。朱熹对李侗观点似乎有些不屑,李侗识透朱熹的心态,用平和的语气和循循善诱耐心劝导的方式委婉引导朱熹,绕着弯子劝说朱熹要熟读孔孟圣贤书,并加以认真思考。朱熹经过长时间的认真思索,特别是在同安任职时,逐渐看出佛禅之说无法解决社会问题,于是他的思想才开始转向儒学轨道,加上本人反复研读李侗强调的儒家圣贤书,终于接受了李侗的劝导。两人坦诚交流中,朱熹被李侗的博学多才和人格魅力所吸引,决定暂时把自己多年潜心研究的禅学放一边,专心研读儒学和“二程”理学。宋绍兴二十七年(1157)五月,朱熹给先贤李侗寄去第一封研读心得“问学书”。同年十月,第二次历史性会见是在朱熹同安县任职届满返乡后,又从五夫徒步三百多里到南剑州。专程前往延平拜李侗为师,讨教理学真谛。李侗教育和引导朱熹思想转变的过程,充分显露出他教育家和心理学家的才干和素质。这种因人施教的教学方式依然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第三次历史性会见是在宋绍兴二十八年(1158)一月,朱熹独自徒步由五夫前往延平,与李侗交流学问一月有余。在延平期间,朱熹除了与李侗切磋学问外,特别静心体认天理,刻苦研读、虚心问道,从而初步确立了“理一分殊”的哲学思想。第四次历史性会见是在宋绍兴三十年(1160)十月,这是最重要的一次会见,31岁的朱熹与李侗多次书信交流了“主静存养”与“洒然融释”的学习方式后,终于明白了“理一分殊”的深刻道理。并借住在老师李侗家居边的西林院的达观轩,就近接受李侗老师的教授,长达两个多月。期间李侗不仅耐心为朱熹讲授儒学“仁”字和“二程”理学真谛,而且还阐述了孟子尽性,传授了自己存养、持守的经验与方法,使朱熹茅塞顿开,从而摒弃佛学,完成了“逃禅归儒”的重大转变,从而踏上了研究理学集大成之征途。宋绍兴三十二年(1162)正月,三十三岁的朱熹得知李侗到建安访友的消息,他由五夫前往建安拜见李侗,并陪同李侗返回延平。还在老师家不远的西林院住了两个多月,这是他第五次到延平求教李侗。第六次历史性会见是在宋隆兴元年(1163)六月,71岁的李侗由建安前往江西铅山,途经武夷山时与朱熹相会,并再次进行思想和学术交流。同年八月李侗返回延平时,再一次途经武夷山,师生又一次相聚。朱熹借机向李侗请教赴京应诏“所宜言”,即上疏皇帝的奏折内容。李侗希望朱熹向皇上表达朝廷必须任贤使能,立纲纪、正风俗,富国强兵,抵抗金兵的意向。

朱熹通过这六次与李侗的历史性会见,不仅从李侗那里学到了居敬持志、涵养功夫,而且把儒家学说用于安邦治国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朱子在师从李侗的十年间,校订了《谢上蔡语录》;撰写了《论语纂训序》,并将自己与恩师论学语录编写成《延平问答》,弥补了李侗著书甚少的缺陷。将李侗学问传承下来,其功可赞!在李侗的指导和自身努力下,朱子学问日增。朱子在自学和悟道的征程中,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两首诗《春日》和《观书有感》。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那得清如许?唯有源头活水来。”诗中不言而喻这源头就是指儒家学说。朱子就是这样谨遵杨时、罗从彦、李侗先师的“二程”理学之道,经自身践行努力,达到思想与理论的巅峰。

李侗与朱熹在理学名邦所结成的志同道合的师生情谊,家喻户晓,千古传唱!(杨思浩)

相关阅读
    [更多]武夷资讯
    [更多]专题报道
    [更多]一带一路
    [更多]清新武夷
    [更多]魅力武夷
   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